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499555大红鹰高手论坛

写景冬天散文 散文家

  发布于 2019-09-30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风,便觉得是奇迹;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人,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觉得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

  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 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

  设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

  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

  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便不知不觉地想起: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他们也并不着急,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干啥还希望别的呢!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臂地白花,好像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壤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

  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回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里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倒反在绿萍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那些长技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

  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小灰色树影;这就是冬天的济南。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

  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孩子们呵着冻得通红,像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个一齐来塑雪罗汉。因为不成功,谁的父亲也来帮忙了。罗汉就塑得比孩子们高得多,虽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于分不清是壶卢还是罗汉。

  然而很洁白,很明艳,以自身的滋润相粘结,整个地闪闪地生光。孩子们用龙眼核给他做眼珠,又从谁的母亲的脂粉奁中偷得胭脂来涂在嘴唇上。这回确是一个大阿罗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坐在雪地里。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访问他;对了他拍手,点头,嘻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适明的水晶模样;边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

  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诗人们对于四季的感想大概岂不同罢。一般的说来,则为“游春,“消夏,“悲秋,——冬呢,我可想不出适当的字眼来了,总之,诗人们对于冬好像不大怀好感,于秋则已悲了,更何况秋后的冬!

  所以诗人在冬夜,只合围炉话旧,这就有点近于蛰伏了。幸而冬天有雪,给诗人们添了诗料。

  甚而至于踏雪寻梅,此时的诗人俨然又是活动家。不过梅花开放的时候,其实“冬已过完,早又是春了。

  我不是诗人,对于一年四季无所起憎。但寒暑数十易而后,我也渐渐辨出了四季的味道。我就觉得冬天的味儿好像特别耐咀嚼。

  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觉得冬天是又好又不好。大人们定要我穿了许多衣服,弄得我动作迟笨,这是我不满意冬天的地方。然而野外的茅草都已枯黄,正好放野火,我又得感谢“冬了。

  在都市里生长的孩子是可怜的,他们只看见灰色的马路,从没有过整齐的一望无际的大草地。他们即使到公园里看见了比较广大的草地,然而那是细曲得像狗毛一样的草坪,枯黄了时更加难看,不用说,他们万万想不到这是可以放弃火来烧的。在乡下,可不同了。

  照例到了冬天,野外全是灰黄色的枯草,又高又密,脚踏下去簌簌地响,有时没到你的腿弯上。是这样的草——大草地,就可以放火烧。我们都脱了长衣,划一根火柴,那满地的枯草就毕剥毕剥烧起来了。

  狂风着地卷去,那些草就像发狂似的腾腾地叫着,夹着白烟一片红火焰就像一个大舌头似的会一下子把大片的枯草舐光。有时我们站在上风头,那就跟着火头跑;有时故意站在下风,看着那烈焰像潮水样涌过来,涌过来,于是我们大声笑着嚷着在火焰中间跳。

  一转眼,那火焰的波浪已经上前去了,于是我们就又追上去送它。这些草地中,往往有浮厝的棺木或者骨殖甏,火势逼近了那棺木时,我们的最紧张的时刻就来了。我们就来一个包抄,扑到火线里一阵滚,收熄了我们放的火。这时候我们便感到了克服敌人那样的快乐。

  二十以后成了都市人,这放野火的趣味不能再有了,然而穿衣服的多少也不再受人干涉了,这时我对于冬,理应无憎亦无爱了罢,可是冬天却开始给我一点好印象

  二十几岁的我是只要睡眠四个钟头就够了的,我照例五点钟一定醒了;这时候,被窝是暖烘烘的,人是神清期爽的,而又大家都在黑甜乡,静得很,没有声音来打扰我,这时候,躲在那里让思想像野马一般飞跑,爱到哪里就到哪里。

  想够了时,顶天亮起身,我仿佛已经背着人,不声不响自由自在做完了一件事,也感得一种愉快。那时候,我把冬和春夏秋比较起来,觉得冬是不干涉人的,她不像春天那样逼人困倦,也不像夏天那样使得我上床的时候弄堂里还有人高唱《孟姜女》。

  而在我起身以前却又是满弄堂的洗马桶的声音,直没有片刻的安静,而也不同于秋天。秋天是苍蝇蚊虫的世界,而也是疟病光顾我的季节呵!

  然而对于冬有恶感,则始于最近。拥着热被窝让思想跑野马那样的事,已经不高兴再做了,而又没有草地给我去放野火。何况近年来的冬天似乎一年比一年冷,我不得不自愿多穿点衣服,并且把窗门关紧。

  说起冬天,忽然想到豆腐。是一“小洋锅”(铝锅)白煮豆腐,热腾腾的。水滚着,像 好些鱼眼睛,一小块一小块豆腐养在里面,嫩而滑,仿佛反穿的白狐大衣。锅在“洋炉子” (煤油不打气炉)上,和炉子都熏得乌黑乌黑,越显出豆腐的白。

  这是晚上,屋子老了,江苏省南通市2018-08-17 17:00发布蓝色台风预警!虽 点着“洋灯”,也还是阴暗。围着桌子坐的是父亲跟我们哥儿三个。“洋炉子”太高了,父 亲得常常站起来,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夹起豆腐,一一地 放在我们的酱油碟里。

  我们有时也自己动手,但炉子实在太高了,总还是坐享其成的多。这 并不是吃饭,只是玩儿。父亲说晚上冷,吃了大家暖和些。我们都喜欢这种白水豆腐;一上 桌就眼巴巴望着那锅,等着那热气,等着热气里从父亲筷子上掉下来的豆腐。

  又是冬天,记得是阴历十一月十六晚上,跟S君P君在西湖里坐小划子。S君刚到杭州 教书,事先来信说:“我们要游西湖,不管它是冬天。”那晚月色真好,现在想起来还像照 在身上。本来前一晚是“月当头”;也许十一月的月亮真有些特别吧。

  那时九点多了,湖上似乎只有我们一只划子。有点风,月光照着软软的水波;当间那一溜儿反光,像新砑的银 子。湖上的山只剩了淡档的影子。山下偶尔有一两星灯火。S君口占两句诗道:“数星灯火 认渔村,淡墨轻描远黛痕。”我们都不大说话,只有均匀的桨声。我渐渐地快睡着了。

  P君 “喂”了一下才抬起眼皮,看见他在微笑。船夫问要不要上净寺去;是弥陀佛生日,那边蛮热闹的。到了寺里,殿上灯烛辉煌,满是佛婆念佛的声音,好像醒了一场梦。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S君还常常通着信,P君听说转变了好几次,前年是在一个特税局里收特税 了,以后便没有消息。

  在台州过了一个冬天,一家四口子。台州是个山城,可以说在一个大谷里。只有一条二 里长的大街。别的路上白天简直不大见人;晚上一片漆黑。偶尔人家窗户里透出一点灯光, 还有走路的拿着的火把;但那是少极了。我们住在山脚下。有的是山上松林里的风声,跟天上一只两只的鸟影。

  夏末到那里,春初便走,却好像老在过着冬天似的;可是即便真冬天也 并不冷。我们住在楼上,书房临着大路;路上有人说话,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但因为走路 的人太少了,间或有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还只当远风送来的,想不到就在窗外。我们是外路人,除上学校去之外,常只在家里坐着。

  妻也惯了那寂寞,只和我们爷儿们守着。外边虽 老是冬天,家里却老是春天。有一回我上街去,回来的时候,楼下厨房的大方窗开着,并排 地挨着她们母子三个;三张脸都带着天真微笑地向着我。似乎台州空空的,只有我们四人; 天地空空的,也只有我们四人。

  那时是民国十年,妻刚从家里出来,满自在。现在她死了快 四年了,我却还老记着她那微笑的影子。

  李白句:“燕山雪华大如席”。这话靠不住,诗人夸张,犹“白发三千丈”之类。据科学的报导,雪花的结成视当时当地的气温状况而异,最大者直径三至四时。

  大如席,岂不一片雪花就可以把整个人盖住?雪,是越下得大越好,只要是不成灾。雨雪霏霏,像空中撒盐,像柳絮飞舞,缓缓然下,真是有趣,没有人不喜欢。有人喜雨,有人苦雨,不曾听说谁厌恶雪。就是在冰天雪地的地方,爱斯基摩人也还利用雪块砌成圆顶小屋,住进去暖和得很。

  赏雪,须先肚中不饿。否则雪虐风号之际,饥寒交迫,就许一口气上不来,焉有闲情逸致去细数“一片一片又一片……飞入梅花都不见”?后汉有一位袁安,大雪塞门,无有行路,人谓已死,洛阳令令人除雪,发现他在屋里僵卧,问他为什么不出来,他说:‘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

  此公戆得可爱,自己饿,料想别人也饿,我相信袁安僵卧的时候一定吟不出“风吹雪片似花落”之类的句子。晋王子犹居山阴,夜雪初霁,月色清朗,忽然想起远在剡的朋友戴安道,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

  假如没有那一场大雪,他固然不会发此奇兴,假如他自己饘粥不继,他也不会风雅到夜乘小船去空走一遭。至于谢安石一门风雅,寒雪之日与儿女吟诗,更是富贵人家事。

  一片雪花含有无数的结晶,一粒结晶又有好多好多的面,每个面都反射着光,所以雪才显着那样的洁白。我年轻时候听说从前有烹雪论茗的故事,一时好奇,便到院里就新降的积雪掬起表面的一层,放在瓶里融成水,煮沸,走七步,用小宜兴壶,沏大红袍,倒在小茶盅里,细细品啜之。

  举起喝干了的杯子就鼻端猛嗅三两下——我一点也不觉得两腋生风,反而觉得舌本闲强。我再检视那剩余的雪水,好像有用矾打的必要!空气污染,雪亦不能保持其清白。有一年,我在汴洛道上行役,途中车坏,时值大雪,前不巴村后不着店,饥肠辘辘,乃就路边草棚买食。

  主人飨我以挂面,我大喜过望。但是煮面无水,主人取洗脸盆,舀路旁积雪,以混沌沌的雪水下面。虽说饥者易为食,这样的清汤挂面也不是顶容易下咽的。从此我对于雪,觉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苏武饥吞毡渴饮雪,那另当别论。

  雪的可爱处在于它的广被大地,覆盖一切,没有差别。冬夜拥被而眠,觉寒气袭人,蜷缩不敢动,凌晨张开眼皮,窗棂窗帘隙处有强光闪映大异往日,起来推窗一看,——啊!白茫茫一片银世界。竹枝松叶顶着一堆堆的白雪,杈芽老树也都镶了银边。

  朱门与蓬户同样的蒙受它的沾被,雕栏玉砌与瓮牖桑枢没有差别待遇。地面上的坑穴洼溜,冰面上的枯枝断梗,路面上的残刍败屑,全都罩在天公抛下的一件鹤氅之下。雪就是这样的大公无私,装点了美好的事物,也遮掩了一切的芜秽,虽然不能遮掩太久。

  雪最有益于人之处是在农事方面,我们靠天吃饭,自古以来就看上天的脸色,“天上同云,雨雪雰雰。……既沾既足,生我百般。”俗语所说“瑞雪兆丰年”,即今冬积雪,明年将丰之谓。不必“天大雪,至于牛目”,盈尺就可成为足够的宿泽。

  还有人说雪宜麦而辟蝗,因为蝗遗子于地,雪深一尺则入地一丈,连虫害都包治了。

  我自己也有过一点类似的经验,堂前有芍药两栏,书房檐下有玉簪一畦,应用宝好还是豌豆荚好呢?最近刚换安卓,冬日几场大雪扫积起来,堆在花栏花圃上面,不但可以使花根保暖,而且来春雪融成了天然的润溉,大地回苏的时候果然新苗怒发,长得十分茁壮,花团锦簇。我当时觉得比堆雪人更有意义。

  据说有一位枭雄吟过一首咏雪的诗:“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出门一啊喝,天下大一统。”俗话说“官大好吟诗”,何况一位枭雄在夤缘际会踌躇满志的时候?这首诗不是没有一点巧思,只是趣味粗犷得可笑,这大概和出身与气质有关。

  相传法国皇帝路易十四写了一首三节聊韵诗,自鸣得意,征求诗人批评家布洼娄的意见,布洼娄说:“陛下无所不能,陛下欲做一首歪诗,果然做成功了。”我们这位枭雄的咏雪,也应该算是很出色的一首歪诗。

  冬天的脚步近了,树枝上的叶子落在了地上,变成了厚厚的地毯。清晨天亮得越来越晚,傍晚夜幕降临越来越早。

  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雨的声音很美妙,稀稀疏疏的。似乎还夹杂着小雪,天好冷。冬日寒冷的空气,吹在脸上,很冷。

  傲然的大地,坚贞不屈的冬天性格,洁净的空气中夹杂着寒冷。冬天的脚步进了,带来了深沉和沉稳。

  一阵寒风吹过,树叶纷纷落下,不禁打了个哆嗦。冬天的脚步近了,冬天给人坚强,冬天似乎在诉说着,对生命的一种考验,对生命的一种进取,对生命的一种享受。冬天的天空很高,冬天的风儿很冷。冬天的云彩是青色的,冬天的松树四季常青。小虫子在大树底下静静地躺着,鸟儿变得安静许多。

  冬天的雨说下就下,第一场雪来得这么早。虽然不大,雪花飘在树上、房子上,惹人喜欢。

  冬天,一个美妙的季节,若隐若现,即将到来。让人觉得可爱极了,又是悄然无声,还仿佛是热闹无比。

  天气突然凉了许多,出门要穿上厚一些的衣服才觉得暖和。风吹在脸上,很冷。冬天的脚步进了,冬日的阳光如此珍贵。

  一切都在不经意间,一切又仿佛在意料之中。是为了那远去的金黄色的风景,还是为了这初冬的早晨。所有的章节都是留在了湖水的中央,所有的诗韵都写在了已飘落树叶的枝头,所有的音符挂满了冷冷的风稍,所有的语言成了此时的沉默。

  鞋上还沾着秋天的雨水,不知不觉悄悄走进了冬天的童话,期待漫天飞舞的雪花,还有银装素裹的洁白世界。冻得小手红红的小孩子的欢笑奔跑,还有蓝蓝淡淡的天空。

  有人说,冬天是一个值得留恋的季节,因为冬天是孕育种子的季节,也是带给人们憧憬美好的季节。

  谈到冬天,总能想到很多有关冬天的童话故事,也激发出对美好生活的珍惜和热爱。对于冬天的回忆与畅想,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热爱我们共有的地球母亲为崇高追求吧。

  如果说春天带给人们的是生机和活力,夏天带给人们美丽、清香和娇艳,那么,冬天则因为寒冷、洁白、孕育给人以思考、拼搏和对未来的期待。

  朋友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大家一起期待与渴望,一股热流遍全身。如果心中有希望,冬天也会变成温暖的海洋。

  冬天来了,已经走过的春夏秋变成了凝固的风景画,凝聚成了刻在心海里永远的记忆和珍藏。

  冬天让我明白,只有经历了与严寒奋勇拼搏,就若那迎风傲雪怒放着的梅花一样威武不屈,才会让心灵不再迷茫,让梦想不再飘渺。

  走进冬天,走进寒冷,也走进希望,严寒不可怕,暴风雪也不可怕,只要我们心中拥有美好的理想,只要我们敢于拼搏,每个人都会走向成功的彼岸。

  一片叶子,这是秋天最后的树叶,从枝头飘落了下来,落在地上。清脆的声音,写着大自然的音符,在风中飘啊飘。

  冬天,没有夏天的炎热,却有着一种自然的冷静和坚韧。冬天,没有秋天的收获和丰盛,却有着蓄势待发的内敛和睿智。冬天,就是一幅黑白素描。线条简单,却蕴含着深奥的生命真谛。

  冬天像一首优雅的古典音乐,在静静的诉说,犹如那湖面泛起的点点阳光,又似枝头挂满的音符。

  冬天,最喜欢那漫天飞舞的雪花,隐藏着生命的秘密,冬天是静静飘雪下那傲然绽放的美丽花朵。

  走在冬天的大地上,找寻冬天的声音。那是阳光融化雪花的清脆,那是小草在大地的窃窃私语。那是一颗颗大树写满年轮的声音,那是湖水流淌的欢笑。

  冬天来了。草木花叶,被零敲碎打着,树叶成堆地散落在湖边,树旁。风儿吹在脸上,很冷。远远的青云,褐色的石头。舞文弄墨的文人墨客,皎洁的白雪,无尽的天空,鸟语树鸣,冬天寒风,吹过脸庞,很冷。

  冬天,是最美的季节,朴素得象素描画,晶莹得像雨滴。冬天是白色的,白色的霜、白色的雾、白色的雪,白色的大地。雪后的新绿,明白了雪的意义。雪花纷纷扬扬,白了大地,白了行人,白了心灵。

  冬天的阳光格外的珍惜,在阳光下感受干净阳光的温暖,遥望大地,穿过树林落下的阳光,斑斑点点,很是美丽。冬天,让人安静,让人忘记浮躁。冬天,闻到了树根和泥土的味道,那么熟悉,那么馨香。

  冬天,天空很蓝。冬天是蕴蓄生命的季节,冬天,是思考生命的季节,冬天,是让人冷静的季节。冬天,给人以深沉。冬天,是藏秋实而育春华的季节。冬天,是严峻冷酷的季节,冬天,坚韧而顽强。

  冬日的晨曦,天雾蒙蒙,一轮红日,明艳夺目,冉冉升起。大地在霞光中悄悄苏醒,冬天,万象更新,冬天,青草和露水混合的空气,湖面上一群水鸟嬉戏,荡起一道道水纹,冬天,点缀成符号,霞光照耀,一片美丽,自然的美,大气的美!

  树林,河流,山峦都浸润在霞光之中。一只小麻雀,把霞光弄得惹人喜爱。霞光,让天地间充满了无限的生机与情趣,云霞中的宁静,洒满清晨,洒满心田,云彩似朵朵浪花,跳跃欢呼。

  冬日的早晨,温暖的阳光,从高出射下来,照在窗户的玻璃窗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后的余暖仍然浓厚。

  冬日的阳光格外珍惜,久违的融融温暖滋润心头,万物享受着阳光的博爱恩赐,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暖阳高悬,碧空晴朗,心境随着阳光宽阔起来,舒展着心情,自然和谐。冬日暖阳,温柔和关怀,冰冷也变得温暖起来,犹如春风的清爽,整个人也变得充实,或是精神起来。

  这是一个周六的早晨,沏一杯滚烫的浓茶,做一桌美味的佳肴,煮花生,或是茴香蚕豆,或是红烧排骨,或是清蒸鱼肉。简单的情调,温馨的氛围,享受着冬天的阳光,温暖,滋润地品尝自己的劳动美食。热气腾腾的美食飘香,让自己暂时远离尘世的喧嚣烦躁,让伤痕累累疲惫不堪暂时得到片刻的宁静,尽情享受冬日的暖阳。

  驾驶汽车,带上朋友们,行驶在乡间丛林,看两岸的山脉,雄伟高耸,赏冬日的河水,绵绵流长,水面粼粼波光闪闪烁烁。

  带上一本书,在冬日的阳光照耀下,一边看书,一边打发闲暇时光。沏一杯清茶,带上一本喜欢的书籍,沐浴冬阳的温暖,享受这份乐趣。

  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窗直射进来,暖洋洋。思绪似乎变得清澈明净,伏案写诗韵,或是坐在电脑前,敲击键盘,给自己一片素雅、温馨,恬淡宁静。自己仿佛化作了一颗小草或是细小的草叶溶化在阳光里。

  散文游记,读世界美景,看山河秀美,文字韵律,山川秀水,万千风情,酣畅欣喜,美妙之极。播放一段轻缓的音乐,让思绪在音符中尽情流畅。

  学工作至今。曾于1998年10月-1999年9月赴日本国立信州大学进修一年。

  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风,便觉得是奇迹;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人,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觉得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

  假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便不知不觉地想起:“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他们也并不着急,因为这样慈善的冬天,干啥还希望别的呢!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好像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里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倒反在绿萍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况且那些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团花样的灰色的树影。

  老舍(1899年2月3日—1966年8月24日),本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满族正红旗人,原姓舒舒觉罗氏(一说姓舒穆禄氏,存疑),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文学家、戏剧家。他1948年唱过黄梅戏,还受到严凤英的表扬。由于文革期间受到迫害,1966年8月24日深夜,老舍含冤自沉于北京西北的太平湖畔,终年67岁。夫人胡絜青(1905-2001)。其代表作品有《茶馆》、《骆驼祥子》、《四世同堂》、《龙须沟》等。